三亚港变身记:从小渔港到国际游艇港

  清晨五六点,未散去的水雾好似一层薄纱,笼罩在三亚港海面,从岸边散落渔网间钻过的风夹杂着大海的味道。呜——船鸣声打破港口的宁静,一艘艘作业渔船准备出港,渔民忙碌的一天开始了。直至夜幕下垂时,大大小小的渔船才陆续回港。这是三亚市南边海渔村94岁渔民黄福森过去几十年间的寻常一日。

  几十载的光阴,三亚港阳光依旧,而码头边却别有一番景象,半悬在水中的疍家棚早已不见踪迹,历经沧桑的木质渔船屈指可数,停泊在码头的游艇一排排比肩而立,生机蓬勃。如今,老渔民黄福森的儿子黄亚赛不再追逐鱼群、以海为家,他告别了“捕鱼人”的身份,端起了“新饭碗”——成为一名游艇驾驶员。

  从渔民到游艇“船长”,从疍家水棚到独栋楼房,从传统渔业到游艇、海钓等高端休闲旅游业……三亚港的变迁见证三亚的发展,而这座滨海城市的发展又促进了港口的转型蝶变。

  过去被人们称之为“小渔村”的三亚,如今正经历着新一轮凤凰涅槃,借力海南自贸港建设的东风,三亚CBD建设深入推进为城市导入新兴产业,蕴含着城市记忆的三亚港的发展也随之被重新激活,缓缓扬起产业升级的航帆,在人们期待的目光中书写新的港口史。

  三亚港内港的南边海路一侧,有一栋门面不大的疍家风格建筑,仿古大门上“三亚疍家文化陈列馆”几个大字格外醒目,在周围的建筑相映下,稍显得有些“格格不入”。陈列馆馆长郑石喜平日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给前来参观的人们讲解三亚疍家人的生活习俗、传统文化、捕鱼技艺和造船技术。

  港口,是一座滨海城市的发祥地。三亚港位处三亚市中心东南面,美丽的鹿回头岭山脚,古称临川港,自古以来便是著名的盐渔港。老三亚人都说,三亚的城市建设,就是围绕三亚港发展起来的。

  《三亚市志》记载,三亚港因盛产石蟹和原盐,商贩常来此经商,圩市发达。至宋元时期,该港口已经成为琼岛南部重要通商港口。明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崖州守军在三亚村设三亚分营,扎兵防海盗,临川港与海岛沿海各地通航贸易愈加频繁。明代以后,临川港不仅和琼岛各港贸易频繁,也与国内港口有商贸来往,互通有无。

  日军侵琼后,于1942年在三亚建军港,修建了一座113米长的浅水码头和一些仓库,并在海港附近建设机场,企图长期霸占海南。日军投降后,政府接管三亚港,港口设备均被盗卖,港口由此废置。

  “三亚港历史悠久,哺育了一代代渔家儿女,也是城市发展的历史见证和缩影。”郑石喜说,三亚港在上世纪新中国成立前就吸引疍家渔民从广东等地迁移过来。

  新中国成立后,三亚港改做商港使用,担负海南岛东部和南部海上客货运的主要任务,是我国对外开放港口之一。

  尤其是在1983年,国务院批准三亚港为对外开放口岸,并且开辟三亚至香港海上客运航线年撤县设市,现三亚市)对外开放拉开序幕。到1986年底,三亚港已建有2座码头、7个泊位、12座仓库、12座堆场、2条铁路专用线,港口装卸实现机械化和半机械化。“三亚港的渔船、商船、客船渐渐多了起来,港口码头被挤得满满当当,空前繁忙热闹。”郑石喜说。

  黄亚赛记忆中的三亚港码头,不仅是渔船停靠的避风港,也是渔船出海作业的“后勤保障中心”。依港而建的水厂、冰厂、修理厂密密麻麻,为停靠渔船提供维修、补给等服务。

  “靠港的商铺林立,周边有露天歌舞厅、餐馆、旅店,还有溜冰场,是当时三亚最热闹的地方。”黄亚赛说。

  因三亚港位于三亚市区,渔港交易场地小,制冰、冷冻等生产工艺落后,安全隐患多,渔港交易码头的水体污染也日趋严重。“渐渐地,三亚港渔船杂乱地挤在码头,岸边有四处乱飞的苍蝇,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鱼腥味。”黄亚赛见证了三亚港曾经的繁荣,同时也感受到它的不堪重负。

  如今是三亚中央商务区管理局特聘顾问的胡笑铭,是三亚游艇产业发展的参与者和见证者。2008年10月6日,对于胡笑铭而言,是他职业发展的一道分界线:放弃在深圳的稳定工作和积攒多年的人脉,举家搬到三亚,加入鸿洲国际游艇会有限公司发展游艇事业。“当时,游艇对于海南来说就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三亚也没有专业的码头和泊位,整个三亚仅有十余艘游艇漂浮三亚港码头,与庞大的渔船队伍形成鲜明对比。”

  而这样的局面并没有维持多久。到2013年12月,三亚登记注册的游艇相关企业已达50多家,游艇俱乐部3家;常年在港的私人游艇从2006年的8艘增加到240多艘。随着游艇入驻,三亚港又形成新的景观:一边是高端游艇千桅林立,另一边是密密麻麻的渔船。“彼时的三亚港,既难以满足船舶进出港需要,而渔船、游艇等交叉穿梭,也给海上交通带来极大的安全隐患。”天涯区榆港社区党总支部、居委会主任梁耀光说。

  2016年8月1日,三亚崖州中心渔港正式开港,标志着三亚自2005年开始实施的客运、货运和渔港“三港分离”愿景得以实现。在胡笑铭看来,三亚“三港分离”也为接下来的游艇产业发展奠定了基础。

  如今的三亚港,数百条渔船成群归港、岸边渔市繁忙成为历史,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番景象:三亚港的出海口航道一如既往热闹,摩托艇在海面上泛起层层浪花,游艇出海进港的高峰期,还出现“堵船”的奇观。

  从2015年成为游艇驾驶员,到2017年入手第一艘游艇,今年40岁的疍家渔民黄金华和他的团队如今已经拥有了5艘游艇。海南游艇产业带来的发展机遇,让越来越多像黄金华一样的渔民告别世代漂泊的捕鱼生活,转型进入游艇旅业,从事船艇维修、游艇驾驶、游艇服务、海上救援等工作。

  闲暇之余,郑石喜习惯站在陈列馆二楼远眺,一条马路之隔的南边海渔村码头边,林立的桩机,机器轰鸣声阵阵——这是海南自贸港推动城市转型升级带来的新变化,三亚国际游艇中心项目加快建设,河岸对面高楼拔地而起,一艘艘满载游客的游艇来回穿梭热闹异常。如今三亚港的场景,让郑石喜感到既陌生又熟悉。

  随着邮轮游艇产业深入发展,2020年,位于南边海港口的三亚中央商务区管理局平台公司——三亚国际游艇交易有限公司中心正式亮相。三亚港,又将成为三亚发展新的城市符号。

  作为海南自贸港11个重点园区——三亚中央商务区围绕以总部经济、金融服务、现代商贸、邮轮游艇为主导,文化服务、专业休闲为支撑的“4+2”产业定位,助力城市产业结构提质升级、赋能三亚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

  “从南边海渔港到三亚CBD南边海片区,三亚中央商务区致力于打造世界一流的游艇旅游消费中心,推动三亚国际游艇中心项目建设,努力发展成为全国性的游艇交易数据的平台和游艇产业链要素集聚地。”胡笑铭说,三亚中央商务区以打造亚太游艇之都为总体目标,以建设“一核多港”、做优消费基础、引爆交易流量、集聚高端业态为推进路径,以搭建2个平台、建设8个项目、争取6项政策、擦亮6个品牌为行动计划,不断提高三亚游艇产业的核心竞争力和全球影响力。

  借力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的利好政策,三亚中央商务区还将为城市发展注入更多新动能:开辟新航线,打造集购物、海上观光、科研载体、垂钓等为一体的水上综合平台。远期计划将结合海上丝绸之路、中式帆船旅游、游艇婚纱摄影、科研旅行、帆船竞赛等元素,打造海洋文化之都;以海洋文化为纽带,联系贯通各个产业,共同营造浪漫的亲水慢生活方式。

  承载疍家文化记忆的三亚港古井至今保存完好,“三亚疍家文化陈列馆”的大门旁,挂起了一块崭新的牌匾——疍歌传习所。三亚CBD重塑着这座渔港新的结构,绝非简单地以新代旧,而是探索着将本土文化基因嵌入城市肌理中。

  “疍家棚、咸水歌、渔船、打鱼技艺等渔港印记、渔业文化、造船文化等,是三亚城市发展一笔宝贵的财富与魅力。”胡笑铭说,在三亚国际游艇中心的规划设计中,将突出海洋特色,提取疍家人的传统服饰、生产生活方式等抽象元素,运用到景观装饰中。“我们还计划将疍家渔民淘汰的木质渔船改造,或让传统捕鱼场景再现,或变成旅游景观船,延续疍家文化。”

  值得期待,不久的将来,历史厚重的三亚港又将迎来一轮新生,三亚这座依港而生、因港而兴的滨海城市也蓄势待发。

  三亚中央商务区以打造亚太游艇之都为总体目标,以建设“一核多港”、做优消费基础、引爆交易流量、集聚高端业态为推进路径,以搭建2个平台、建设8个项目、争取6项政策、擦亮6个品牌为行动计划,不断提高三亚游艇产业的核心竞争力和全球影响力。

  ■引爆交易流量:按照“学习、追赶、超越”三步走,逐渐形成新加坡、中国香港、三亚三足鼎立的游艇交易市场

  ■集聚高端业态:建立“政用产学研”一体化机制,促进游艇设计、绿色能源、3D打印等高端产业链条集聚发展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爱游戏登录手机端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