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型潜艇:不可小觑的水下猎手

  二战结束后70多年来,潜艇成为各国海军竞相发展的重点装备。这其中,既有体形颇大、造价昂贵的大中型潜艇,也有吨位较小、用途各异的小型潜艇。

  各国重视发展大中型潜艇比较容易理解,为何小型潜艇的发展也颇受青睐,并在21世纪初掀起新一轮发展热潮,且至今势头未衰?请看解读。

  长期以来,人们习惯于把正常排水量小于1000吨的常规潜艇,以及正常排水量小于3000吨的核潜艇称作小型潜艇。如今,有专家认为,小型常规潜艇的定义应调整为正常排水量小于2000吨。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世界各国数百艘潜艇投入海战。鉴于此,战后各国对潜艇的重视程度进一步加深,想方设法提高其战力,研制和使用小微型潜艇就是选择之一。

  从发展历程来看,引起世界各国广泛关注的,除小型潜艇外,还有微型潜艇。从一定程度上讲,一些微型潜艇甚至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潜艇。

  1941年12月,意大利海军用微型潜艇成功实施了一次袭击——3艘“凯旋车”微型潜艇重创、击沉了英国海军位于埃及亚历山大港的多艘战舰。此时的“凯旋车”微型潜艇,近似于人操鱼雷,且排水量只有1.5吨。借此一战,小微型潜艇“神出鬼没”“以小博大”的印象刻入人们记忆。

  1943年,英军用微型潜艇“组团”重创了躲在挪威峡湾中的德军提尔皮茨号战列舰。1945年,又用微型潜艇击沉了日本海军高雄号重巡洋舰。

  从这些战例来看,当时研制的小微型潜艇,其功用重在以突袭形式反舰。由于此类潜艇续航力有限,不得不依靠别的平台搭载才能抵达目标海域,然后入水作战。

  面对躯体庞大的水面舰艇,微型潜艇之所以敢“以小博大”,身形小巧、行动隐秘是其法宝。从一定意义上讲,小微型潜艇就是靠隐蔽与小巧立身的水下猎手。

  随着时间进入21世纪,小型潜艇的研制掀起新一轮热潮。这一现象的背后,主要原因是近海、浅海渐渐成为水下作战的重要战场。在这类海战环境中活动,小型潜艇技高一筹。

  首先,“有需求”是小型潜艇发展的最大牵引力。伊朗的卡迪尔级小型潜艇,排水量约为120吨。如今,该型潜艇已是伊朗装备数量最多的潜艇。在海水深度不大的波斯湾海域,尤其是在水下环境复杂的霍尔木兹海峡,身手敏捷的小型潜艇比较适用。来自近海、浅水海区、狭窄海域水下力量威胁的增多,客观上要求一些国家获得与该作战环境相称的应对手段——小型潜艇。

  其次,“真管用”是当前小型潜艇发展的强劲推动力。与以前微型潜艇“当家”的局面相比,当前小型潜艇的发展呈现出吨位相应增加的态势,这给其配备更多、更强武器装备提供了可能。随着小型潜艇所配武器装备威力增大,它的威慑力进一步提升。各种先进传感器的运用,使它能更好地胜任侦察、勘测等任务。更安静、更隐蔽的特点,有助于提升其实施特种作战的成功率。

  再次,“够经济”使它成为一些国家海军易于获得的装备。一般来说,和生产大中型潜艇相比,制造小型潜艇的设计工艺相对简单,不少小型潜艇应用的是研制大中型潜艇时所用的成熟技术,如法国DCNS公司的SMX-23型潜艇就利用了已在鲉鱼级潜艇上使用的7成技术和系统,因而投入较少。由于生产成本较低,军售价格也相对不高。如果要自主研发,难度也不及大中型潜艇。另外,操作简便、所需人员少、运输方便也是其优点。

  SMX-23型潜艇是在2006年“欧洲海军装备展”上推出的一款新概念近海潜艇,排水量约为800多吨。

  向来在引导世界潜艇设计新潮流方面动作频频的DCNS公司,为何突然抛出这个小型潜艇概念?原因在于该公司一番市场调查后得出的结果——不少国家的海军被小型潜艇所具备的性能和成本优势所吸引。

  不仅是DCNS公司,其他国家也注意到了这种变化。德国TKMS公司此时也对市场调研和评估结果进行了分析,结论是——确实有部分国家的海军需要更小且能买得起的潜艇。

  由此不难看出,一些国家选择小型潜艇,一是经济因素在起着作用,试图“花小钱办大事”;二是希望借此获得大中型潜艇所具有的部分功能和战力。这使得这一时期各国研发的小型潜艇吨位大多在1000-2000吨之间。

  小型潜艇此后的10多年发展历程,也基本是按照类似路径在走。不过,这一阶段的小型潜艇,其定位越来越适用一种新描述——水下攻防多面手。

  一是水下作战内容更加丰富。和早期的小微型潜艇一样,后期的小型潜艇也以鱼雷、水雷、导弹为“刀锋”,可用于反舰、反潜、清障等。与以往不同的是,随着科技发展和艇体相对变大,小型潜艇可装备的武器装备增多且在持续优化,这使其可攻击的对象增多。除反舰、反潜外,部分小型潜艇可以打击陆地目标,一些还可以打击空中目标。

  俄罗斯设计的P-750B型潜艇标准排水量约为1400多吨,主要武器系统为533毫米口径的鱼雷发射管,可以发射重型多用途鱼雷、反舰导弹和水雷。据称,该潜艇还可加装导弹垂直发射系统,发射潜射导弹,用来打击数百千米外的近岸目标。

  HDW公司以德海军212A型潜艇为原型研制的800型浅水潜艇,标准排水量约900吨,也可发射反舰巡航导弹。德国设计师还试图为其加装光纤制导防空导弹和小口径自动火炮,以应对反潜飞机威胁和打击小型水面舰艇等。

  二是水下侦察与反水下设施能力提升。水下巡逻警戒和监视侦察,是小微型潜艇的重要任务,但对勘测水下地形和反水下设施方面,各国更多地选择秘而不宣。不过,从一些小微型潜艇的配置上仍可看出一些端倪。

  NR-1深海核潜艇是美海军的小型核动力船只,水下排水量不到400吨。该型艇于2008年退役。艇体前部为操纵控制、观测区,艇底有用来在海底行进的轮子,艇上装备有外部照明灯、电视摄像机及遥控机械手和取样装置。借此,该艇可进行深海作业、水下环境监测、深海搜索救援等任务。

  在这方面,俄罗斯圣彼得堡“孔雀石”海洋机械设计局自20世纪70年代起,先后设计推出3型7艘AS系列深海核潜艇,水面排水量均在550~1600吨之间,艇上均配有抓取海底物品的机械手和绞车等,能用于进行海底勘察、地形测绘、水下通信系统、水声系统建设和水下武器试验及救援等任务。

  可见,这类小型潜艇不同于一般的小微型潜艇。一般的小微型潜艇下潜深度有限,而NR-1核潜艇和俄罗斯的AS系列核潜艇专在深海“扎猛子”。它们的下潜和作业深度基本上都在1000米以上。

  如今,随着科技发展与新材料、新工艺运用,这类小型潜艇的深海作业能力还在提升。据称,因2019年发生事故而“浮出水面”的俄10831型罗莎里克号小型潜艇,最大潜深可达6000米。

  可以推知,在研究海底地形、环流和水深情况方面,这类小型潜艇的作用不小,所测量数据可用于水下导航和满足更多作战需要。

  三是特种作战条件更加完备。输送特种作战人员,执行破坏敌港岸设施及重要目标等任务,是小微型潜艇的看家本领。因此,小微型潜艇绝大多数都有搭载“蛙人”的功能。有的微型潜艇几乎就是为运送特种作战人员而设计。如美国海豹突击队使用的Mark Ⅷ运载工具,本质上是“湿式”潜水器,这意味着载员在潜艇水下行驶时必须佩戴呼吸器和潜水衣。2020年4月,美国一家公司研制的“干式作战潜水器”微型潜艇交付美国海军特种作战司令部。与Mark Ⅷ运载工具相比,它的水下续航力、隐蔽性、静音效果包括舒适程度进一步提升。

  为提升水下作业能力,很多小型潜艇还配置了先进的作战管理系统,实现了作战情报指挥系统、武器发射控制系统、潜艇动力推进系统自动控制,以便减少操作人员数量,提高潜艇运行功效。

  在近年来北约和法国自己组织的一些演习中,红宝石级核潜艇面对先进的立体反潜防御网,成功“击沉”或“击伤”多艘参演舰艇,其中包括一些航母目标。

  因此,红宝石级核潜艇一度代表着未来核潜艇发展的一个方向。但它的后继者——排水量超过4000吨的梭子鱼级攻击核潜艇的出现,使小型攻击核潜艇的发展前景变得扑朔迷离。

  首先,世界上近海、浅水海区、狭窄海域大面积存在,此类海域已成为角力热点地区,给小型潜艇的发展提供了“温床”。

  一是作业范围更广。当前,一些国家推出的小型潜艇呈现出系列化特征,多种类型的潜艇各有其功用。和一些大中型潜艇向多功能化方向发展类似,随着小型潜艇块头的适量增大,它们或可通过模块化设计及增加武器装备,完成更多任务。其作业范围将向广度和深度上双向拓展。比如,随着小型核反应堆的发展与改进,以其为动力的小型潜艇的续航力将大幅度增加。

  二是感知能力更强、火力更猛。购买小型潜艇的国家无不希望它能彰显强大战力,完成一些重大任务,发挥更大震慑作用。一方面,在信息化战争背景下,这决定了小型潜艇必须具有更强感知能力,通过升级、完善和革新侦察感知系统、通信联络系统、综合指挥系统等,使小型潜艇“目光”更加锐利、分析更加精准、反应更加迅速。另一方面,则意味着其装备的武器弹药更全、更强,配置更加合理,以便在关键时刻能“个小力不亏”,打出致命重拳。

  三是向无人化方向“转身”。当前,不少小型潜艇都在提高机械操作的自主化程度。但同时,小型潜艇高度自主化/无人化正在成为一种趋势。目前一些国家的小型潜艇自主化项目已取得进展。去年年底,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启动的“魔鬼鱼”无人潜航器项目进入全尺寸原型生产测试阶段。这种无人潜航器从本质上讲是一型自主性小型潜艇。法国海军集团在去年10月举行的第5届“海军创新日”活动上向公众展示的“海洋”无人潜航器,也同样体现着小型潜艇大概率向完全自主化方向发展的趋势。

  更加注重生存能力、隐身能力,更加注重借力大中型潜艇所用技术,进而形成既可独立自主执行任务、也可多型号智能化联手发起集群攻击的小型潜艇族系,或将使小型潜艇今后的发展充满活力。(麻晓晶、张帆)(供图:阳明 本文图片为资料图片)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爱游戏登录手机端app下载